支付宝小号

支付宝小号平台电子版
首页 > 评论 > 点击香江 > 正文

谁是外国势力在香港的“金牌代理人”?

2019-04-12 03:17:29支付宝小号平台 作者:屠海鸣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过去一段时间以来,本港反对派政客的代表人物接二连三“外访”,陈方安生在去完美国唱衰香港后,下月又将到德国继续抹黑“一国两制”;李柱铭与李卓人、罗冠聪等人,也将在本月到美国加拿大“访问”,叫嚣“要外国向特区政府施压”、“关注香港的法治”。类似的“外访”活动未来数月还将不断冒出。

反对派政客如此频密的外访,到底想做什麼?如此高调的“拜主”,到底想说什麼?值得高度关注的是,其言其行已非普通的“沟通”与“交流”,而是上升到要求外国政府採取“实质行动”去威吓与逼迫香港特区政府;更已不只是简单的“意见表达”与“意见交换”,而是上升到站在外国主子的立场上,去侵害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。与其说陈方安生、李柱铭等人是在“外访”,不如说他们是在“述职”;是以一个外国政府在香港“利益代理人”的身份,在外国“金主”与“老闆”面前,听取“工作交代”。

事实在说明,反对派破坏香港稳定的行动在不断升级。众所周知,今明两年是重大的选举换届年,反对派为求获得更多的政治与金钱利益、为求进一步撕裂社会以骗取更多的选票,这种出卖香港利益、破坏香港稳定的行动,也将不断升级。香港社会对此必须坚决地予以抵制,否则,这种卖港行为愈多、市民所受的伤害也就会愈大。

唱衰行动不断升级愈益张狂

回归二十一年来,香港反对派的整体发展形势,是处於一个不断萎缩的状态。从回归之初的强势,到如今的四分五裂;从当初的立法会佔绝大多数议席,到如今险些连三分之一席位都不保。反对派势力不断衰败的同时,恰恰是其与外国势力勾连最密切之际。对於一些反对派头目来说,在香港本地失去民众支持,就转而向外国势力寻求支援。他们以为,这麼做可以令自己站到“政治道德”的高地,也可以让自己阵营更“团结”,可以骗取更多人的支持。正因如此,与外国势力“合谋”的言论与卖港行动,也就愈益张狂。

以往反对派到美国或英国“访问”,言论还相对“克制”。除了惯有的攻击中央与特区政府以及抹黑“一国两制”之外,对於主权底线是不敢触碰的。但市民看到,从2014年开始,也即大规模非法“佔中”启动的前后,反对派已是极其高调地触碰“一国”原则。要麼抹黑中央、意图排除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;要麼直接叫出“自决”言论,意图挑战中央对此的接受底线。更离谱之处在於,赤裸裸地要求美国政府直接介入香港的内部事务。2014年4月,陈方安生与李柱铭在美国获得时任副总统拜登的会面,整个过程是在“秘密”情况下进行,外人无从得知会上具体讨论了什麼,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会面之后“佔中”就在以庞大资金支持之下爆发。而此次陈方安生偕同立法会现任议员郭荣铿、莫乃光,同样获得副总统彭斯的“接见”,会后陈方安生四处放风,声称美国“不会坐视香港不理”、“美国会有政策遏制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入侵”。这些言行,已毫无香港人的味道,已成了彻头彻尾的美国政府在香港的“金牌代理人”。

每次行动伴随香港利益受损

从2014年开始至今的每一年,反对派都有高调的“外访”行为。但除了言行的愈益嚣张外,实际上每一次的“外访”,伴随的都是香港利益的受损。2014年4月陈方安生、李柱铭访美后的“佔中”爆发自不用多说,其他的行动也无一不是在动摇“一国两制”的根基:2015年5月李柱铭、黄之锋访美后称:“中国势力与日俱增,世界该要警惕。香港应该是一个焦点,衡量习近平作为改革者的意图。”2017年5月黄之锋出席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活动后声言,“一国两制”已变成“一国1.5制”,要求美国国会及台湾“立法院”,成立“香港事务议员团”以“关注香港民主”。2018年10月,李柱铭与梁家杰访问欧洲,其间二人“呼籲欧洲议会监察中国实施《中英联合声明》承诺的情况”,当时两人还指,“中国正通过大湾区计劃,侵蚀香港独特的自由、民主和资本主义体系。”2019年初,反对派政客甚至跑到台湾地区,攻击香港特区修订《逃犯条例》,要求“台独”势力阻挠修例。

大湾区发展是香港未来数十年最大的发展机遇,但反对派偏偏要去唱衰,不择手段去抹黑破坏;修订《逃犯条例》是维护法治、彰显公义之举,但反对派偏偏要从中作梗,甚至要拉上“人权自由”的藉口,意图打击香港的法治根基。至於要求美国政府重启《香港人权与自由法案》去破坏香港的发展、以《香港政策法》去要挟取消香港的“单独关税区”的制裁要求,更是极其嚣张的卖港行径。反对派的每一次外访,就是对香港利益的一次侵蚀。反对派政客眼裏,从来没有任何维护香港利益的概念,而只有“美国立场至上”的唯一思维。在他们的视野裏,香港民众是否有好的发展机会、特区能否不断提升整体竞争力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美国人是否满意、美国人的利益能否在香港得到体现。如此反对派,还能称得上“代表香港人”?

密集勾连喻示政治风暴来临

如果说反对派唱衰香港并不是什麼支付宝老白号新闻,那麼过去半年来的密集外访,则已喻示着将有重大的政治乱象来临。2014年陈方安生、李柱铭去完了美国,就有了“佔中”;2015年底,李柱铭、黄之锋访完了美国,其后就发生了“旺角暴乱”;2017年中,李柱铭、黄之锋去美国参加了所谓的“国会听证会”后,便出现美国威胁取消《香港政策法》的行动;2018年底,李柱铭、梁家杰去了欧洲议会之后,欧洲国家又纷纷发表攻击香港自由与法治的所谓“声明”。到了2019年,短短数月,反对派便密集外访最少八次,又无数次与美国驻港人员“密会”,常识告诉我们,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。

今年年底的区议会选举、明年的立法会选举,对於反对派而言至关重要。这是反对派势力能否在“佔中”判决之后“重整旗鼓”、能否重新掌握议会主导权、能否继续反中乱港的极其重要机会。因此,反对派对《逃犯条例》修订、《国歌法》立法、大湾区发展,乃至是香港的一些本地经济、民生的政策,也都採取全力对抗的态度。他们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通过不断炒热政治议席,将普通议题“政治化”,以达到撕裂香港社会、破坏香港稳定,进而骗取选票、骗取国际关注的目的。作为反对派的“幕后老闆”,美国当局必定会有新的招数作“配合”。戴耀廷等人在入狱前安排的“风云计劃”,会否会演变成又一场的“佔中”与“旺暴”,值得高度关注。

反对派与外国势力的勾连,本质是对香港的破坏、对市民利益的出卖。而美国当局意图利用香港去达到破坏“一国两制”、牵扯中国和平崛起的目的,也已呼之欲出。今年二月份,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在以“香港在印太经济的角色”为题的演讲中,毫不掩饰地透露美国的意图: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中,印太战略佔有重要地位,而香港则是可以用来打的一张牌。香港市民看到,本港反对派毫无底线的勾连行动,甘於出卖港人担当美国的“金牌代理人”的行为,无疑是在为虎作伥,也必定会为香港民意所唾弃。

(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、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)

註:《支付宝小号平台》独家发表,如有转载,请註明出处。

支付宝小号相关

支付宝下载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