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付宝小号

支付宝小号平台电子版
首页 > 评论 > 点击香江 > 正文

点击香江/反对派暴力反修例是彻头彻尾的倒行逆施/屠海鸣

2019-04-19 03:17:20支付宝小号平台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为阻止《逃犯条例》修订,反对派可以去到“几尽”?前日,立法会法案委员会首次开会,反对派“精心策劃”下,使出包括故意读错名字、无故提规程问题、驱赶议员离场、拒绝确定重启会议时间等种种“拉布”下作手段,令此次会议“流产”,也无法如期选举正副主席。不仅如此,在同日的全体大会上,反对派又一次祭出疯狂“敲鐘点名”的伎俩,令大会再度“流会”。

  显而易见,为求破坏条例的正常审议通过,反对派已经撕下了最后的伪装,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,甚至不惜以牺牲法治、破坏规则、践踏公义的方式去满足一己之私。这种极度卑劣举动喻示着,一场新的政治对抗与破坏行动的已经开始;也代表着一场围绕修例展开的区议会选举前哨战的正式开打。更令全港建设力量高度警惕之处在於,反对派未来可能採取更多极端行动,“包围立法会”、乃至新的“佔领”行动,有可能在近期上演。

  必须指出的是,修改《逃犯条例》是让公义得以伸张的举动,也是让香港免於成为“逃犯天堂”的必要举措,民调显示得到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的支持。反对派的极端手段不仅不可能得逞,更无异於自暴其醜,必将自食恶果,为选民所唾弃,为香港所唾弃。

  严重违反议事规则滥用权力

  儘管建制派早料到反对派会採取“拉布”手段去破坏此次会议的进行,但令人没有料到的是,反对派的手段会到如此卑劣的地步。前日的一幕,是涂谨申以及反对派的一众议员,精心策劃的一齣“政治醜剧”。先是由涂谨申“装作无意”读错议员的名字,进而引出所谓的“规程问题”的争拗;再藉故驱逐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,接下来是故意暂停会议,最后则是宣布中止会议。由一开始的“真黑脸”到其间出现的“假白脸”,反对派一唱一和,将《议事规则》以及法治与公义,玩弄於股掌之间。闹哄哄的会议厅,公众看到的是反对派的嚣张与猖狂,台湾杀人案被杀少女的无尽冤屈,则被反对派狠狠地踩在地底之下,抛弃在他们的贱招之中。

  身为“主角”的涂谨申或许可以自鸣得意,那些充当“配角”的反对派议员也可以耀武扬威,但这种赤裸裸的政治操弄,是绝不可能获得公众认同的。更重要的是,这种做法根本是对法治的践踏和抹杀。涂谨申作为“资历最深”的议员之一,根据《议事规则》他所有的角色只是开好会议、让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顺利产生,其本质是“临时主持”而非“正式主席”。但他的举动显然已经逾越了权力界限。他钻条例模糊的漏洞,严重滥用了权力。更离谱之处在於,在会议结束后,建制派多次要求尽快决定会议重开的日期,但仍遭涂谨申拒绝。在事后的记者会上,涂谨申的一句“会议几时开,仍然由我话事(决定)”!其狂妄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身为一名律师,也是立法会“最资深议员”之一,涂谨申的如此恶行,何异於对选民的侮辱,对全港市民的侮辱!

  疯狂“拉布”自绝於全港市民

  这边厢法案委员会被涂谨申恶意破坏,那边厢立法会大会又上演反对派“拉布”醜剧。在经过疯狂的“敲鐘点名”后,反对派在时隔修改议会规则一年多之后,再度令立法会大会“流会”。当议事厅响起一遍又一遍的召集鐘声之时,实际上是被害香港少女控诉声一再响起之际。在反对派眼中,“公义”二字到底有多少分量?反对派报章昨日“招供”称,涂谨申原本在海外处理急事,但民主党特别要求他提前回港,确保他能於前日会上以资深议员身份主持正、副主席选举。不仅如此,另一位反对派的“急先锋”毛孟静就建制派涉嫌违反会议常规、令委员会与工务小组“重叠”的安排提出规程问题,也属反对派原有部署。至於“拉布”举动,更是早已分好的工,轮流行动。显然,在反对派眼中只有“私利”,“公义”不过是可以利用甚至牺牲的工具而已。

  然而,反对派欲置《逃犯条例》修订於“死地”,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。针对涂谨申的“僭越”“滥权”以及反对派的“拉布”行为,建制派议员表明会採取“反制”措施。前日有议员就明确指出,事件再一次强化了修改《议事规则》的必要,而修改的方向将在於,将选举委员会主席的权力,交到内会成立法案委员会时一併处理,甚至以回覆文件形式推选主席等方式。至於修订时机,极可能是在未来一段时间进行,以为日后其他议案的通过,铺平道路。涂谨申不可能一直逃避会议的召开,反对派也不可能无限“敲鐘”下去,他们越是疯狂挑战法治和践踏正义,也就越离自掘坟墓不远。

  新一轮政治破坏举动即将上演

  阻止《逃犯条例》修订案的通过,反对派真正意图并不在於条例修订本身,而在於以此来作为泛政治化的炒作议题,进而去达到破坏特区政府的管治、煽动社会对立、衝击“一国两制”的终极目标,并且为年底的区议会选举作出他们想要的预热和铺垫。实际上,今年三月底,陈方安生、郭荣铿等人跑到美国去“谒见”美国政要时,就已经传出相关讯息,反对派政客公开声称:“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条例通过。”而在两周之前的一场反对派示威遊行当中,主办的民阵召集人也称,会考虑採用“包围立法会”极端手段。事态演变在说明,一场新的政治对抗与破坏举动即将上演。前日的“拉布”举动,只是一个开端,未来诸如“佔领”事件的再次上演,也不会令人意外。

  对反对派的举动要保持高度的警惕,但也要看到的是,建制派更要做好团结。只要立法会内的所有建制派议员紧守岗位、一致对外,则莫说“拉布”不可能得逞,整个修订案通过也必能如期;而反对派更不可能在区议会选举中谋得任何好处。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是,建制派应该要有充分底气,民意是站在支持修订立场上的。包括香港研究会等机构做的民调显示,大多数市民支持政府的建议,希望让违法者接受审判、彰显公义,同时填补法律漏洞以维护公众安全。无论是出於维护法治的角度,还是出於维护社会根本利益的原则,建制派全力以付,打好这场民意战、驱邪战、正义战,是建制派,也是全港建设力量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。

  《逃犯条例》修订案通过与否,关係到香港社会的法治环境和整体利益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日前明确指出,“如立法会修例工作未能做到与时间竞赛、未能提供法律基础,将会出现大家不想见到的结果,涉嫌的逃犯会在香港法庭释放出来。”反对派的所作所为,实际上是在帮助疑犯逃避法律审判、是在做兇手的“帮兇”,是在把香港推为“逃犯天堂”。他们莫以为“拉布”可以阻止修例,流会能够为所欲为,反对派彻头彻尾的倒行逆施,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必将成为法制的罪人、历史的罪人、正义的罪人!

  (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、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)

  註:《支付宝小号平台》独家发表,如有转载,请註明出处。

支付宝小号相关

支付宝下载排行